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礼品册

《星球大战8》|在双星下崛起,又在双星下陨落

2018-05-23 01:35编辑:满橙大礼包人气:


《星球大战8》|在双星下崛起,又在双星下陨落

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 剧照
“Fear is the path to the dark side. Fear leads to anger. Anger leads to hate. Hate leads to suffering.”( “恐惧是通向黑暗的道路,恐惧导致愤怒,愤怒导致仇恨,仇恨导致痛苦。)
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去年在北美上映就引发一波热潮,周末三天取得2.2亿美元的票房成绩,在影史上仅次于上一部《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2.48亿美元。北美的提前上映也在国内预热了一波舆论宣传,观众的期待度因此增加 。
纵观以往的《星球大战》系列,1977年卢卡斯公司推出了第一部《星球大战》后又在1980年和1983年推出了《星球大战2》和《星球大战3》。之后相继推出了《星球大战前传1》(1999年),《星球大战前传2》(2002年),《星球大战前传3》(2005年)。迪士尼收购卢卡斯影业后,在2015年推出了《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算是星球大战系列的一个转折点。迪斯尼的收购,规划了星战系列的新走向,同时新电影中,场景设计、特效、画面和打斗场景水平明显提高,促使更多的观众被这股流行文化热潮带入影院,成为星战新粉。
不只是电影,星战系列拥有强大的周边衍生系统,漫画、小说、游戏、画册、玩具、同人等等,堪称全球大众文化航母级现象,因而《星球大战8》的上映再度掀起观影高潮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过大家对这次的星战口碑却呈现严重的两极分化,影评人方面烂番茄打出了90%的新鲜度,而观众方面却只有50%,但很多星战老粉表示不接受,不喜欢,认为其背离了传统星战精神。评论两极分化对《星战8》来说,是福也是祸,毕竟巨大争议性客观上也为一部电影带来了更多的关注。那么这部星战到底是如何在观众群中投下这颗炸弹的呢?

《星球大战8》|在双星下崛起,又在双星下陨落

《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 剧照
英雄化的模糊
《星球大战8》承接了《星球大战7》结尾的故事线索,《星战7》的最后,蕾伊在荒僻的海岛上找到了天行者卢克。《星战8》预告片也展现了卢克训练蕾伊的场景,很多观众就此都会认为在这部电影中卢克将会训练蕾伊打败斯诺克,然后取得最终胜利。但是假如就这样结尾,似乎有些过于简单老套了,这部星战的新任导演兼编剧莱恩·约翰逊显然想要将故事变得更加戏剧化和出人意料。
《星战8》的故事开始于反派军的逃亡,反抗组织被第一秩序追踪,只好千方百计逃脱以避免全军覆没。莱娅公主因为第一秩序的攻击爆炸而昏迷,而波·达默龙不想听从新任领袖副司令霍尔多的指挥,于是和芬恩、罗丝三人一起想办法攻克第一秩序的防御系统。罗丝和芬恩于是来到赌城一起寻找解锁大师,没想到被捕入狱,两人在监狱内碰上一个油腻黑客DJ,自告奋勇加入他们,却在小队被捕之后,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地背叛了。这个背叛直接导致第一秩序发现了反派军想要依靠小型逃生藏金蝉脱壳的计划,为了保全反派军剩余力量,霍尔多牺牲了自己,光速冲撞的画面,壮烈无声,足以载入影史,同一时刻蕾伊和凯洛·伦争抢的光剑断裂,画面里一个时空大远景,暗示了此时既是结束,也是新纪元的开始。面对第一秩序的追击,反派军陷入绝望,此时天行者卢克最终出现,和凯洛·伦直面对决,剩余的反派军趁此从克瑞特星球逃脱,希望的火种得以保存。
故事情节的矛盾让影片增加了戏剧冲突性,在此之上,人物性格矛盾更为这部星战增加了看点。其中最矛盾的人物绝对是凯洛·伦。迪斯尼星战新系列中凯洛·伦的人设大体来源于星战系列小说《原力传承》,其中韩和莱娅的儿子杰森·索罗,也曾经是卢克的学生,后来堕落为西斯,称达斯·凯拉斯。所以新电影中的堕入黑暗面的本·索罗并不只是天行者阿纳金的弱版重现,其人物在星战宇宙中早有渊源。《星球大战7》中凯洛·伦的登场效仿达斯维达的黑武士风格,武艺高强而冷酷决绝,甚至在最后杀死了劝说自己回到光明面的父亲。一个人具有阴暗面的同时就将具有光明面,正如前6部星战中的阿纳金,但是过去星战从叙事和大部分人设来说,总体仍是黑白分明的二元论,这一部中,黑白的界限首次变得模糊而备受质疑。最好的例证就是凯洛·伦,电影中他内心的阴暗面被斯诺克引诱、利用和放大,而他最痛恨、却也最脆弱温暖的一面来自于至亲家庭。《星战8》中凯洛·伦的形象较之《星战7》更为丰满。《星战7》他中二emo的形象因为缺少背景显得有些牵强,这一部中得到了更多的表达和解释。其实星战其他小说漫画讲述了更多他不幸福的童年经历,父亲出走,母亲常年忙于反派军组织,将他交给叔叔卢克训练等等都铺垫了他最后在卢克意欲背叛自己之后,暴走黑化重蹈祖父阿纳金覆辙的下场。《星战7》他的亲手杀死自己的父亲是想证明自己足够黑暗,一了百了结束心中光明与黑暗的撕扯,可是他似乎当即就后悔了自己的行为,这一举动埋下了《星战8》中他开始倾向光明面的种子。于是《星战8》中他的人设变得更为复杂不明,内心残留的光明面开始流露。面对母亲莱娅所在船舱时,战机内的本·索罗与机舱内的莱娅脸部特写的切换,一面是犹豫不定,一面是眼含泪水,最终他还是没有按下爆炸按钮,就像他的母亲莱娅公主所相信的,他的心中还有光明。整部电影,本·索罗一直处于被黑暗和光明撕裂的状态,最终在蕾伊被斯诺克折磨的时候,他反水腰斩了斯诺克,两人联手一致对外的武打场景成为电影的一个小高潮,但是就在蕾伊以为他最终拥抱了光明面的时候,他则是伸手邀请她加入自己的新帝国,并且想要说服她任反派军覆没。这不免让人想起天行者阿纳金在最后堕落之前对帕德梅的许诺。电影终结,凯洛·伦的命运到底是如何,仍旧处于黑白模糊的境地。
另一方面,电影中天行者卢克的全新人设,虽然被很多老粉吐槽不停,却也符合这部电影伦理观的塑造。当年象征希望和光明的白衣武士卢克,如今沦为一个胡子拉碴的流浪汉形象,让很多死忠接受无能,尤其他当年竟然对自己的徒弟心生杀意,致使本·索罗最终投向黑暗面,这点就连其扮演者哈米尔都忍不住提出异议。另外飞行员波比上一部更为明显的鲁莽冲动,芬恩的逃避倾向都应和了新电影将人物复杂化,黑白界限模糊化的走向。
值得一提的是,电影关于赌城坎托尼卡的部分,虽然在故事上毫无推进效果,有废线嫌疑,但是也在一定程度上扩充了星战故事的边界,不再局限于天行者家族和黑白对立。坎托尼卡的设定出自两本《最后的绝地武士》先导系列小说——《卢克·天行者的传说》和《坎托湾》。《坎托湾》更是对这座赌城做了非常细致的描写。影片中,赌城光辉耀眼,但里面纵情享乐的富豪却都是靠贩卖军火横发战争财的恶棍。帮手DJ偷来飞船的前主人是做军火生意的,卖给坏人也有好人,这个细节进一步质疑了正义与邪恶的二元对立。
(来源:网络整理)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dlb666.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礼叮当企业专属新年礼品册定制 年底员工福利不用愁

礼叮当企业专属新年礼品册定制 年底员工福利不



返回首页